北京 西四环 宾馆

  只因为一句“师傅别走,我送人上楼马上下来”,的哥王师傅深夜在小区外等乘客,一等就是70分钟。原来,在乘客下车30分钟后,王师傅本欲离开,但突然看到乘客的包和手机还放在后座上,只好又继续等待。直到又过了40分钟,乘客才想起来这件事赶忙下楼,出租车里装有六七千元现金的包及公司公章都在。这位乘客万分感谢,掏出300元钱感谢费,但被王师傅谢绝。

  

  乘客一去不回?包和手机落在出租车

  1月14日晚上9点多,出租车司机王师傅在黄河大街泰山路拉了三名乘客,上车后王师傅发现这三名乘客刚喝完酒准备回家。中途,其中一人下了车,车上还剩两个人,继续要去往长江北街国奥现代城四期。到了该小区后,其中一名男子对王师傅说,他下车送另外这名乘客上楼,“你等我一会儿,别走,送上楼我就出来。”说完,两个人就下车了。

  等人是常事,等就等一会儿吧。王师傅等了10钟,没见人回来;又过了20分钟,依然没见人出来。王师傅看着小区大门望眼欲穿。半个小时过去了,还没有人回来。难道是不用车了?王师傅刚想离开,回头一看,后座上还有乘客的苹果手机和包。这可怎么办?

  王师傅先来到了保安亭,向保安打听是否认识刚才进去的两个人、住哪栋楼。保安表示,只知道是业主,但是该小区特别大,不知道是哪个楼的业主。随后保安和王师傅又在小区内转了转找了找,依旧没有见到该乘客的身影。

  的哥冬夜苦等70分钟?只收49元车费

  王师傅又回到了出租车上,看着乘客的东西发了愁,到底乘客是住在这里不走了,还是出来后又乘别的车走了?当时正是夜间打车高峰时段,是在这里继续等,还是离开呢?“再等一会儿吧!没准马上就出来了!”王师傅回忆,如果乘客不出来,他就明天把物品交到公司去。

  这时,已经过去了40多分钟,又继续等待了30分钟,一名男子急匆匆地从小区内跑出来,“有没有看到一位出租车司机进来放包?我的包落出租车上了,才想起来。”男子慌张地跑到保安亭问。“大哥,您可算出来了,门口那辆出租车都等一个多小时了。”保安指着门口的出租车说。

  男子正是刚才那名乘客,他走出小区见到王师傅,不停地说感谢,“送人上楼后就忘了车在下面等着了,光顾着聊天了,聊着聊着突然想起来包和手机不见了,才想起来还有车在楼下呢!”男子说刚才他们几个人聚会喝多了,现在彻底醒酒了。王师傅把包交给乘客检查,乘客打开包,里面大约有六七千块钱,公章财务章,一部苹果手机,“钱一分不少,东西一点没丢,这都是公司重要物品啊,丢了麻烦可就大了。”

  男子掏出300元对王师傅表示感谢,被王师傅谢绝,最后,王师傅只收了男乘客49元车费。

  沈阳晚报、沈报融媒记者?李远

连锁酒店和宾馆

舟山银丰宾馆预订

  只因为一句“师傅别走,我送人上楼马上下来”,的哥王师傅深夜在小区外等乘客,一等就是70分钟。原来,在乘客下车30分钟后,王师傅本欲离开,但突然看到乘客的包和手机还放在后座上,只好又继续等待。直到又过了40分钟,乘客才想起来这件事赶忙下楼,出租车里装有六七千元现金的包及公司公章都在。这位乘客万分感谢,掏出300元钱感谢费,但被王师傅谢绝。

  

  乘客一去不回?包和手机落在出租车

  1月14日晚上9点多,出租车司机王师傅在黄河大街泰山路拉了三名乘客,上车后王师傅发现这三名乘客刚喝完酒准备回家。中途,其中一人下了车,车上还剩两个人,继续要去往长江北街国奥现代城四期。到了该小区后,其中一名男子对王师傅说,他下车送另外这名乘客上楼,“你等我一会儿,别走,送上楼我就出来。”说完,两个人就下车了。

  等人是常事,等就等一会儿吧。王师傅等了10钟,没见人回来;又过了20分钟,依然没见人出来。王师傅看着小区大门望眼欲穿。半个小时过去了,还没有人回来。难道是不用车了?王师傅刚想离开,回头一看,后座上还有乘客的苹果手机和包。这可怎么办?

  王师傅先来到了保安亭,向保安打听是否认识刚才进去的两个人、住哪栋楼。保安表示,只知道是业主,但是该小区特别大,不知道是哪个楼的业主。随后保安和王师傅又在小区内转了转找了找,依旧没有见到该乘客的身影。

  的哥冬夜苦等70分钟?只收49元车费

  王师傅又回到了出租车上,看着乘客的东西发了愁,到底乘客是住在这里不走了,还是出来后又乘别的车走了?当时正是夜间打车高峰时段,是在这里继续等,还是离开呢?“再等一会儿吧!没准马上就出来了!”王师傅回忆,如果乘客不出来,他就明天把物品交到公司去。

  这时,已经过去了40多分钟,又继续等待了30分钟,一名男子急匆匆地从小区内跑出来,“有没有看到一位出租车司机进来放包?我的包落出租车上了,才想起来。”男子慌张地跑到保安亭问。“大哥,您可算出来了,门口那辆出租车都等一个多小时了。”保安指着门口的出租车说。

  男子正是刚才那名乘客,他走出小区见到王师傅,不停地说感谢,“送人上楼后就忘了车在下面等着了,光顾着聊天了,聊着聊着突然想起来包和手机不见了,才想起来还有车在楼下呢!”男子说刚才他们几个人聚会喝多了,现在彻底醒酒了。王师傅把包交给乘客检查,乘客打开包,里面大约有六七千块钱,公章财务章,一部苹果手机,“钱一分不少,东西一点没丢,这都是公司重要物品啊,丢了麻烦可就大了。”

  男子掏出300元对王师傅表示感谢,被王师傅谢绝,最后,王师傅只收了男乘客49元车费。

  沈阳晚报、沈报融媒记者?李远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